• 王爱龄陆韶平王爱龄章节

    凌晨。

    沈沐泽回到家,刚推开家门,就看见沈母披着衣服从房间出来。

    “妈,这么晚了您还没睡?”

    沈母打了个哈欠:“起来喝口水,倒是你,怎么现在每天都忙到一两点才回来。”

    “有桩案子要查。”

    沈沐泽倒了杯热水,给沈母递了过去。

    沈母接过,刚要喝,想起了什么似的朝准备回房洗澡的他招招手坐下:“对了,你过来,我有件事儿跟你说。”

    连熬了两个通宵,沈沐泽已经很困了,但还是坐了过去:“怎么了?”

    “我之前不是跟你提过一个小学同学的女儿吗?她在济北大学读书,正好开学她来了,你们见一见,就在明天……”

    顿了顿,沈母看了眼挂钟:“呦,都不是明天,应该是今天下午,你请个假,我带你去见见她。”

    听到这儿,沈沐泽顿时丧失了耐心。

    他揉着眉心,缓解着疲惫:“妈,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。”

    “我怎么能不操心啊?你都二十七了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你都上小学了。”沈母忧心忡忡地拍了拍他的手臂,“这回就听妈的,就算你不想成家,也跟我去见见她,咱不能没礼貌。”

    沈沐泽舌尖扫过上颚,随便敷衍了两句:“再说吧,这几天我得忙着案子,妈,您早点睡。”

    说完,直接起身回了房间。

    见儿子又是副油米不进的模样,沈母无奈叹了口气。

    洗完澡,沈沐泽躺在床上,思绪又开始在案子中游走。

    五个被害人都有个共性,二十岁到二十三岁之间,长得漂亮,性格也很都很温柔……

    这是不是说明凶手又某种癖好,专挑这种类型的女孩下手?

    忽然间,他不由想起王爱龄。

    他只见过她两面,她还总是脸红。

    她很温柔吗?

    他猜测应该是的,否则姚荣怎么会盯上她?

    困意袭来,沈沐泽丝毫没考虑沈母说的‘相亲’,准备一早亲自去审讯姚荣。

    上了一上午课的王爱龄很是疲惫,全然忘了沈母去春景路的来客饭馆跟别人见面的嘱咐。

    回到宿舍,她就躺在床上昏昏欲睡。

    正化妆的刘建红看了她一眼,嬉笑道:“看来魂儿还在家呢!”

    王爱龄虚虚嗯了一声。

    “对了,你昨天不是说你妈让你今天下午去相亲吗?”

    刘建红来了兴致,直接把人拉起来:“来来来,我给你化个妆。”

    说着,拿出火柴点燃后吹灭,给王爱龄描起眉来,嘴里还不忘夸赞:“你天生丽质,化个妆也算是锦上添花了。”

    王爱龄却躲开了,猫回了床上:“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去。”

    刘建红耸耸肩,拿起镜子继续给自己画眉:“你要不去多没礼貌,反正就见见,又不会少块肉,万一他长得跟沈队长差不多,你不是赚了?”

    王爱龄脸一红:“你胡说什么呢!”

    “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看不出吗?昨天你看沈队长那眼神都快拉出丝了,怕是有人情窦初开,想对恩人以身相许了。”刘建红嘿嘿一笑。

    王爱龄更觉脸烧的厉害:“哪有,陆政委也救了我啊!”

    “昨天我就该跟你一块去医院,瞧瞧那个陆政委什么模样。”刘建红朝她挑挑眉,“他有沈队长俊吗?”

    王爱龄想了想:“他们俩不太一样……”

    沈沐泽是那种冷毅的俊朗,看起来是外冷内热的,而陆政委眉目虽然很温柔,却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疏离。

    “行了行了,反正下午的课也不重要,我给你打扮打扮,去会会你那相亲对象!”


    网游都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