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陈意染祁钧淮陈意染章节

    被赶去冰岛生活了两年后,我终于回到了北京。

    却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旧识,竟然是祁钧淮!

    我看着车门外,坐在轮椅上的祁钧淮,心脏如火山喷发,滚烫又灼痛。

    我下意识的朝另一个方向扭头躲起来,心里暗暗祈祷:没看到我,没看到我……

    可还是听见了男人喊我的名字。

    “陈意染,两年不见不认识了?”

    怎么会不认识呢?

    我看着车窗上映出来的自己僵硬的脸,扯出一个微笑。

    然后转头面对祁钧淮:“小叔,好久不见。”

    被赶去冰岛的两年,他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发过一条短信。

    就好像我们只是同住一个大院的邻居,而不是……前任。

    咸涩的情绪堵着心口,我攥紧手,胡乱找个理由想要逃离。

    “抱歉小叔,我上错车了,这就走。”

    我不顾道上的刺耳尖锐的车喇叭声,推开另一侧车门就想下车。

    却听祁钧淮说:“陈家全家出去旅游了,没人接你。”

    我僵住了。

    和祁钧淮在祁家的重要地位不同,在陈家,我上不如优秀的医生姐姐,下不如能传宗接代的弟弟,一向是个透明人。

    只是我错以为,被赶去冰岛两年不见,他们对我至少会有一点儿想念。

    我忍着喉间的哽涩,装作不在乎:“我可以自己打车……”

    “陈意染,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回北京?”

    我愣了下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  两年前,我和祁钧淮爱意正浓时,他忽然提了分手。

    我没办法接受,争吵间,意外发生了车祸,而为了保护我,他双腿受伤。

    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风波,家里怕被牵连,主动提出将我送去国外。

    祁钧淮也没有阻止。

    而现在,他的意思是……他让我回来的?

    可为什么?

    我不解的看向祁钧淮,可他只是上了车,什么都不再说。

    沉默间,车子缓缓启动。

    我没有离开的机会,只能紧贴着车门缩成一团。

    可属于祁钧淮身上的雪松味道还是一点点侵略过来,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沉香。


    网游都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