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青槐谢玉辰小说季青槐谢玉辰章节

    谢老夫人眉色不喜:“玉辰,这恐怕不妥。”

    季嫣儿立即柔弱缩在谢玉辰身后,楚楚可怜。

    谢玉辰主动解释:“祖母,季嫣儿乃是我的恩师之女,季家全府落难,她是恩师力保下的唯一子嗣。”

    “如今她无处可去,我必须暂时收留她。”

    老夫人只得应允了。

    而谢玉辰也仿佛为了让季青槐安心,在吩咐人安顿季嫣儿后,特意过来跟她道:“青槐,事出情急,你不要误会。”

    他神色坦荡,语气坚定。

    季青槐心中却隐隐透出不安,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。

    季嫣儿就这么在侯府住了下来。

    就安顿在季青槐隔壁的院子。

    季青槐原是想就这么相安无事住着,井水不犯河水便是了。

    谁料隔天。

    三小姐却带着季嫣儿气势汹汹来找季青槐。

    季嫣儿的脸上是密密麻麻的丘疹。

    三小姐张口便是质问,显得义愤填膺:“季青槐,你心地未免太恶毒,你送给嫣儿的香包里到底掺了什么?竟让她脸溃烂至此!”

    她根本就没有给季嫣儿送香包。

    但那个香包上确实印着季青槐独有的红梅印记。

    季嫣儿亦是眼泪涟涟的哽咽:“季姑娘,你何必跟我过不去?”

    “如今人人皆知世子心中只有你一人,尚未订婚却已昭告于众你将是他的妻,这等独宠无人能比,而我不过是世子好心收留的弱女,我季家如今戴罪之身,哪敢奢求世子?”

    “还请季姑娘高抬贵手,放过我吧。”

    这番话下来。

    恰逢谢玉辰过来。

    季青槐正要开口,却见谢玉辰先去看了季嫣儿的状况,随即皱眉看向自己:“我收留嫣儿的事已解释清楚,何必还要为难于她?”

    犹如当头棒喝。

    季青槐不可置信地僵住了。

    她攥紧手,声音几乎是从喉头酸楚中挤出来的。

    “如果我说我没做过,你是信我还是信她?”

    谢玉辰眸色一滞,他从未见过如此充满敌意的季青槐。

    他转眼,季嫣儿立即低下头挡着脸哭泣:“世子,女子脸面何其重要,我怎会用自己的容貌来做戏?”

    听见这话,谢玉辰神色动容。

    沉思许久,他最终对季青槐道:“此事我不会让人追究,但下不为例。”

    这一句话。

    他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  季青槐心一瞬仿若被什么包裹得密不透风,又堵又闷。

    沉默许久,她才深吸口气,紧盯季嫣儿问:“我再问一次,你确定是我送的?”

    围观之人的目光不禁再次看向季嫣儿。

    季嫣儿则低下头,嘤嘤啜泣:“香包印记何处作假?”

    闻言,季青槐立时冷笑一声。

    当即凛声吩咐丫鬟:“春玉,去报官!”

    霎时,众人都愣住!

    季青槐语气冰冷:“事关我的名声,我自不可能任你冤枉!”

    “春玉,现在就把全府下人都喊过来!咱们报官查清楚,看看从昨夜到今日,谁见我或是我身边的春玉去过季嫣儿那儿?或是又有谁被我使唤过送这香包去季嫣儿那儿!”

    这话一出,显然一下就将事态严重化了。

    眼见着春玉要动身去报官。

    季嫣儿慌乱起来,匆忙喊:“我记起来了,这香包好像是我在路边随手买的,这上边的红梅印记跟季姑娘的太相似,才一时引起误会。”

    此言一出,哪还有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    季青槐嗤笑一声,便转身离开。

    才进屋。

    身后传来急促追赶的脚步声。

    “槐儿!”

    是谢玉辰追了上来。

    闻声,季青槐心口揪起,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,背对着谢玉辰哑声道:“我说过,不是我做的。”

    谢玉辰心口一紧,立即郑重道歉。

    “抱歉,刚刚是我误解了你。”

    他的道歉让季青槐心头酸楚。

    可还不等她说什么,就听见谢玉辰又道:“我也替季嫣儿跟你道歉,她是我的师妹,亦算是你的师妹,你莫要同她多计较,这事就此翻篇可好?”

    字字入耳,犹如冰水迎头浇下。

    将季青槐浇得透心凉。

    凭什么?凭什么要她去原谅一个恶毒算计她的女人?!

    她很想这么质问,可话到嘴边,她终究还是咽了下去。

    有些争执,她前世已经说得够多了。

    今生,她只问:“你对我承诺过的话,可还记得?”

    谢玉辰微拧眉,但还是点头:“自然,我此生只会有你一人,你放心,我对季嫣儿不过是报恩师之情,并无男女之情。”

    季青槐深深看他:“好,你记住你所说的。”

    过没几天。

    季青槐亲手绣了荷包,想去送给谢玉辰。

    刚到他屋子前,她的脚步却骤然止住。

    她看见屋内。

    季嫣儿正扑在谢玉辰怀里哭泣。

    而谢玉辰,并未推开她。



    网游都市